祁小狼狗的项圈

【祁高祁】狼狗

    闲的无聊罗里吧嗦码了一堆,随便看看吧,车会有的……他俩站一块实在是太色气太适合开车了嘤!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   

    讲心里话,祁同伟是瞧不太上他那两个师弟的。他觉得他俩是一路人,资源好出身好,又相貌堂堂。这样的人选择多,且走哪条道都没什么阻力,只要不犯大错,该着一辈子顺风顺水。他自己却不同,他是从最底层最艰苦的环境里一步步念到汉大最好的政法系,又靠着卓绝的天赋和努力,加上一点不可告人的心思手段挤进了学生会,在大三那年成了主席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谁都知道成为汉大的学生会主席意味着什么,汉东省里有些权势的官员有一大半都曾是这个圈里的佼佼者。当年的祁同伟周身青涩的少年气还没褪干净,胸膛里滚着满腔的热血,平时低调踏实,办事雷厉风行,系里的老师几乎都觉得这孩子日后会是中国一方百姓的希望。

     几乎所有。

     除了祁同伟的直接指导老师,汉大政法系主任,全校小女生的梦中情人­——高育良。

      风流倜傥,讲台上那是光芒万丈。

     是学生会主席祁同伟当年最敬重的老师。

      是少年祁同伟心里最隐秘的幻想。

      干净,儒雅。

      黑褐色的框架眼镜,挽起来的衬衣袖口,从来没解开过的、紧贴着喉部皮肤的第一颗纽扣。

      狡诈,禁欲。不可侵犯。

       即使后来又得了陈海和侯亮平两个得意门生,高育良也始终觉得,祁同伟是同他最亲近的学生。他在别人面前是个谦谦君子的书生模样,独独对着祁同伟,总动些不可与人说的小心思。比如两人独处时恰好挽起的袖口,站在背后讲话时刚好喷在小孩儿后颈的鼻息。

       对着祁同伟,他会教些服务党和人民之外的,不那么光彩的小手段,不光彩,但十分有用。他心底里也不知道想把祁同伟培养成个什么样子,祁同伟像他又不像他。他俩都十分清楚一个光明的结果背后有多少龌龊,祁同伟从小经历这些,抓住一切向上爬是他生活给他的本能,高育良则是多智而近妖,人情世故在他心里明镜儿一样,独独道德界限模糊。他看祁同伟是有些傻气的,使的小手段都十分幼稚,很有些顾头不顾尾。可这些又偏偏使他着迷,像看一只龇着牙的小狼狗,觉得有几分可爱的劲头,于是经常不动声色替他收拾烂摊子,只许自己偶尔训斥,别人丁点沾不得说不得,占有欲强的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当年的祁同伟自然是察觉不到这些的。有时候他半夜喘着粗气惊醒,面红耳赤的纾解自己的欲望,脑子里都是高育良藏在镜片后面让人摸不透的笑容。后来祁厅长那些个自以为是又冒着傻气的手段,也多半是学生时代高老师太过放纵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祁厅长总觉得,俩师弟仿佛两条漂亮的大金毛,忠诚俊美。但狗终究是狗,他想,而自己是一匹狼,虽然是匹被高育良奶大的狼。

        狼该是有野性的,是不该被谁驯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能接受自己心理上有一部分是如此崇拜高育良,当他察觉到自己愿意放下一切雄心抱负,只要能永远站在自己老师身边时,他惶恐到近乎愤怒了。而那一年,他成了祁厅长,高育良则错失了成为省委常委的机会。第一次,他感觉到老师失去了足以提携他上位的能力,他觉得自己必须,只能,哪怕是踩着高育良,向更高的地方爬。

   tbc


评论(22)

热度(92)